理财投资网-理财投资交流社区

两融“绕标套现”魅影乍现?沪深300筹资余额罕见3个月背离趋势,非两融标的成交活跃度提高

2021-09-07 11:52栏目:股票

财联社(北京,记者 高云)讯,中信证券最新研究中发现,自今年5月至8月,代表中小市值的中证500和中证1000指数的表现和其成分股的筹资余额的变化维持同向变动,比如中证500累计上涨约10%,筹资余额同步增加10%,但同期代表大市值股票的沪深300指数累计下跌约6%,而筹资余额增加了8%,这是2021年到今天二者初次出现长达3个月的背离趋势。

中信证券研究中还提到,今年7月到今天,非两融标的成交活跃度上升更为明显,日均成交达3077亿元,较二季度上升48%,较一季度上升80%,远超两融标的。

中信证券剖析研究称,不排除资金投入者加杠杆逢低买入沪深300指数成分股的可能性,但这种罕见的背离可能和信用竞价推广账户“套现”存在肯定的有关性。

中航信托宏观方案总监吴照银对中信证券的研究看法并不完全同意,吴照银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两融绕标、套现可能性不大,“假如这么操作,显然已构成违规,把不符合两融标准的股票进行两融,给证券公司放大了风险,也直接违规。两融'绕标'从逻辑上是可以行得通,但操作较为繁琐,涉及到的环节较多,因而量不会非常大,对整体市场影响并不大”。

非两融标的成交较二季度提高48%

中信证券觉得,板块层面来看,中小市值个股的筹资成交占比明显提升。两市整体走势和筹资余额增长出现肯定背离,这或与两融“绕标”有肯定关联,绕标资金可能集中流入了非两融标的及热点赛道板块。

中信证券研报称,A股日均成交额已连续3个月破万亿,其中非两融个股成交贡献明显提升。6-8月,A股市场日均成交额分别为10073/11792/13065万亿,已连续3个月突破万亿,其中7、8月均已超越了今年1月的1.0940万亿,分别较1月水平增加了7.8%/19.4%。但与此同时,发现最近活跃成交的增量主要源于非两融个股。从成交贡献比率来看,8月非两融个股的日均成交额占比为26%,较1月的17%提升了9个百分点,也就意味着两融个股日均成交贡献下滑了9个百分点。

中信证券研究称,基于现有两融业务规则,发现资金投入者事实上可以通过“融券卖出流动性较好的大市值公司(如上证50或沪深300成分股或ETF)然后筹资买入与融券对应个股并还券”的方法,马上信用竞价推广账户的资产端从正常的“担保品+筹资买入的股票”变成“担保品+筹资的现金”(筹资买入的股票以偿还融券卖出的形式变成了等值的现金)。根据券商针对“保持担保比率”(=“信用竞价推广账户资产”/“信用竞价推广账户负债”其中“信用竞价推广账户负债”=“融券卖出的现值”+“筹资买入额”+“筹资融券利息”)的规定,超出担保比率300%的资金部分可以取出用于自由买卖。

这样,资金投入者可将计划长期持有些股票作为信用竞价推广账户的担保品,然后取出肯定比率的资金用于实行新的买卖,达到变相“减持”和“套现”的成效。这部分资金可能流向热点赛道甚至非两融标的,致使非热点股票(比如医药、消费等)的筹资余额虽然上升,但因筹资后即为“买入持有”筹资买卖占比持续下滑“套现”资金继续流向了非两融标的与赛道股,此类行业或个股的筹资成交占比、成交额和换手率反而均显著提升。

反方:很多的程序化买卖和T0方案增加了换手率和成交量

吴照银觉得,今年以来发行了很多指数增强型商品(去年发行的主如果主动管理型商品),而很多的指数增强型商品与量化商品通过程序化买卖来获得阿尔法(超额收益),很多的程序化买卖和T0方案增加了换手率和成交量,据统计,现在市场成交量的25%为程序化买卖带来的。伴随量化商品规模的增加,程序化交易平台占的比率还在继续上升,这会致使成交量上升,但这种成交量上升不是增量资金入场致使,更不是指数放量滞涨引发资金离场的标志。

吴照银进一步讲解称,市场结构发生了如此的变化是今年成交量不断上升的重要原因,同时程序化买卖要想获得超额收益,需要在行业内不断切换,所以今年从年初到目前几乎没没一个行业从头强到尾,新年前是大消费,然后到周期,再到新能源,再到军工,直到近期的低估值行业,中间还穿插了医美、稀土等板块,而这几个行业上升,另外几个行业就降低,从行业基本面能讲解一部分逻辑但这部分逻辑又似是而非,事实上背后是程序化买卖驱动的结果。这与去年的消费大白马和新能源从年头强到年尾完全不同,由于驱动这种现象背后的资金发生了变化,市场的主导资金从主动管理基金变成了量化买卖商品。

两融余额向两万亿迈进

截至9月3日,沪深两融余额高达1.87万亿,相对于年初1.64万亿,增幅为14.02%;筹资余额1.70万亿,较年初增12.58%;融券余额1671.80,较年初增21.21%。

截至7月31日,信用竞价推广账户数为586.16万户,其中个人竞价推广账户582.51万户,机构户3.65万户,信用竞价推广账户总数较去年底增28.09万户。

最新筹资余额数据显示,筹资余额最高的十只个股分别是中国平安(265.71亿元)、贵州茅台(251.73亿元)、东方财富(128.95亿元)、中信证券(126.53亿元)、牧原股份(126.30亿元)、兴业银行(117.33亿元)、京东方A(110.21亿元)、沃森生物(106.41亿元)、中远海控(106.12亿元)、隆基股份(92.13亿元)、科大讯飞(88.09亿元)。

筹资余额占流通市值最高的十只个股是仁东控股(34.90%)、明冠新材(17.77%)、悦安新材(15.63%)、数码视讯(15.43%)、同方股份(14.94%)、博力威(14.24%)、豆神教育(14.20%)、威高骨科(14.09%)、中体产业(13.42%)、锦富技术(13.39%)。

融券余额最高的十只个股分别是招商银行(47.42亿元)、中芯国际(36.92亿元)、宁德年代(31.82亿元)、美的集团(30.36亿元)、恒瑞医药(25.67亿元)、长江电力(21.84亿元)、兴业银行(20.70亿元)、国元证券(20.58亿元)、海通证券(20.35亿元)、中国平安(18.28亿元)。

两融套现遭遇强监管

财联社记者获悉,不久前,有券商收到监管部门下发的《规制“两融套现”,风险促进业务回归本源》机构监管通报文件。

最近,监管层在平时监管中关注到,部分资金投入者借助筹资融券买卖套现,推行绕标、筹资等行为,刻意避免监管需要,扰乱买卖机制,违背业务本源。

“两融套现”是指,资金投入者通过筹资融券买卖套取资金,以达成购买非标的证券(即“绕标”)或筹资转出信用竞价推广账户(即“筹资”)等非正常买卖目的。

主要问题和风险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避免了监管需要,存在合规隐患。出于防范风险考虑,现行两融业务规则对买卖标的、资金作用与功效均有明确限制,在买卖标的上,两融标的不能超出交易平台规定的范围;在资金作用与功效上,资金投入者卖出信用证券竞价推广账户内筹资买入的证券所得价款,应先偿还其筹资欠款。“两融套现”本质上是资金投入者刻意避免监管、违背业务本源的行为。

二是扰乱了买卖机制,信用风险加强。“两融套现”实质为资金投入者借助买卖指令改变还款顺序,将专项筹资款转换为可自由支配资金,打破了两融固有些买卖机制,导致负债对应持仓和担保品不匹配,减少了两融业务透明度,增加了信用风险。且标的范围、担保品折算率调整等,是两融要紧的逆周期调节手段,而套现绕标实质上扰乱了买卖机制,可能影响现有调节手段的功能发挥。

三是避免了信披义务,风险传染性高。实践中,部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将套现资金用于偿还股票质押筹资债务,将质押筹资负债转换为两融负债,一方面达成筹资加杠杆的目的,另一方面避免了上市公司股押到特定比率的信息披露义务。在市场出现较大波动时,两融担保品价值波动的风险可能与股票质押风险相互传染。

四是弱化了监测效能,违法隐患增加。“两融套现”致使信用竞价推广账户中余额挂钩标的和实质持仓“表里不一”,加强了平时监管和风险监测辨别困难程度,使得个别不法分子拉拢信用竞价推广账户、筹资操纵股价等违法行为更具隐蔽性。

监管部门对证券公司提出多项监管需要。

正视“两融套现”问题,强化展业合规意识。诱导或指导资金投入者借助特定买卖手法推行“两融套现”,或为该行为专项提供筹资授信、系统操作便利等,均是违反“不能为顾客进行不正当买卖活动提供便利”原则性需要的行为。各证券公司应当根据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正确看待“两融套现”的问题和风险,回归两融业务本源,严守规范展业底线。

切实落实主体责任,主动排查清理违规行为。各证券公司应当强化信用竞价推广账户买卖行为监测,提高异常买卖辨别能力,充分研究“两融套现”手法并针对性推行排查。

一方面,通过健全授信限额、持仓结构、动态保证金和展期评估管理等,逐步规制存量风险、防范增量风险。另一方面,对“高股价操纵风险”可疑竞价推广账户,应当采取有效手段核实顾客身份和买卖动机,涉嫌竞价推广账户出借、违规筹资的应当予以清理;如涉及分支机构职员为有关行为提供便利的,应当严肃追责并报告我部及派出机构。

回归两融业务本源,严防筹资“信贷”化。为预防场内股票质押风险向两融业务转移,防范上市公司大股东借助“两融套现”变相筹资、变相减持,各证券公司应当综合考虑上市公司大股东的担保品变现困难程度和集中度,审慎确定授信、可冲抵保证金折算率等风控指标,采取必要的前端控制方法,限制变相质押筹资行为,维护两融业务正常秩序。

下一步,将官部门将持续关注筹资融券业务合规展业状况,加强以问题和风险为导向的现场检查力度,对业务认识和风险管理不到位的公司,依法从严采取监管手段。

海通证券信用收入排行榜第一,中信证券增近两倍

今年上半年,以两融业务为主的信用业务净收入前十上市券商别是海通证券(33.62亿元)、国泰君安(31.57亿元)、中国银河(26.51亿元)、广发证券(24.13亿元)、中信证券(23.24亿元)、华泰证券(19.11亿元)、光大证券(12.81亿元)、国信证券(10.80亿元)、招商证券(10.69亿元)、东方财富(9.95亿元)。

中信证券信用业务收入尽管未能如其他业务一样成为“券业一哥”,但其增长势头最大,同比增速高达186.73%。除此之外,华泰证券今年上半年两融业务收入增幅也不小,同比增86.96%。

除此之外,部分知名上市券商的两融业务收入同比增速下滑明显,如国信证券(-34.99%)、招商证券(-23.75%)、申万宏源(-49.27%)。